《大道朝天》正文 第九章不愧青山

    首都远处的街道隐隐传来警笛的声音,却没有一艘警察部门的飞行器敢靠近。

    军部大楼的豁口里冒着残烟,偶尔会有合金门的碎片从高处落下,溅起一些石砾,发出一些闷响。

    数百台武装机甲悬浮在天空里,看着就像密集的鸟群,引擎的低沉嗡鸣声与飞鸟振翅的声音很像。

    那些枪管、发射器对准了薄烟里的井九,无论机甲如何移动,都没有丝毫的偏移,随时可以倾泻出难以想象的火力。

    大气层外的几艘战舰也已经锁定住了井九,而真正最大的威胁来自地面这艘战舰——也就是军部大楼。

    军部大楼受损有些严重,内部武器系统也一直没有真正发挥作用。

    这时候引力场发生装置已经准备就绪,随时可以将那片区域隔绝开来。

    到时候不需要战舰的激光主炮,也不需要那些武装机甲、自动平台的轰击,只需要引力场内部的核弹,便足以在近距离内轰杀井九。只不过在当前的情形下,沈云埋必然要与他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没有人能够承受这样的代价,人们只能希望井九主动投降。

    井九没有理会天空里的那些机甲以及能够威胁到他的那些重型武器,静静看着眼前的这名年轻公子。

    太空里的数艘战舰以及无数星河联盟的军人在等着他的答案。

    他在等着对方的答案。

    沈云埋咳了两声,说道:“所有人都会放走,六十天里,我不会找你麻烦,所有麻烦。”

    这是非常有诚意的条件,而且没有留任何言语上的口子,最关键的是他没有任何犹豫,仿佛从一开始就是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——被破坏的极其严重的军部大楼对此有不同的看法。

    井九松开他的双手,转身向军部大楼外走去。

    那些全副武装的军人们下意识里让开一条道路。

    冉寒冬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,递过一条洁白的湿毛巾。

    井九接过湿毛巾擦掉手上的鲜血,虽然他不需要,还是很满意她的表现。

    忽然遇到这样的大事件,这个少女军官除了脸色变得稍微苍白了些,还算镇静,还没有忘记自己的工作。

    他想,顾清能不能飞升好像不是什么太紧要的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军部大楼里没有任何声音,安静的就像一座坟墓。

    无数道视线、至少数百道锁定激光,随着那对男子的身影消失在远处的街角,才收了回来,望向那片废墟。

    沈云埋还坐在地上,保持着举着双手的姿式,就像一个投降的士兵。

    但没有人敢流露出半点不敬,更没有轻蔑嘲弄的神情。

    对星河联盟的军人来说,他就像是一位真正的神明,谁知道今天竟然跌落到了尘埃里,这是谁都很难接受的事实。

    众人这时候的心情更多的是惘然以及无来由的愤怒。

    冉寒冬谁都认识,那个穿着蓝色卫衣的少年究竟是谁?

    有些人想起了前些天直播的空港画面。

    沈云埋站起身来,不知道为什么,依然保持着举着双手的姿式。

    这又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有些人心想,难道公子想要用自己的羞辱来激发大家的士气?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着他,等待着他的命令,要不要发起进攻。

    时间不停流转,想来那个人已经走远了,沈云埋依然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军部大楼里的气氛变得极其压抑。

    沈云埋忽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笑声回荡在空旷的军部大楼里,谁都能听得出来,这不是冷笑,也不是愤懑的笑,而是真正快意的笑。

    没有愚蠢的人会上前询问公子因何发笑,几名秘书军官以最快的速度向前,准备查看他的伤势。

    沈云埋问道:“你们知道我为什么一直要举着手吗?”

    军官们哪里知道答案,也不敢随意猜测。

    “笨蛋,因为很痛啊!”

    沈云埋望着血肉模糊的双臂,沉默了会儿后说道:“不过这种感觉真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空里涌来无数乌云,遮住了恒星刺眼的光线以及那些战舰。

    军部大楼这艘巨大的战舰也逐渐消失在二人的身后。

    街道上没有一个行人,冷清的不像是主星的首都,而像是一个被废弃的文明遗迹。

    冷清的街道,那些建筑紧闭的窗户,随处可以感知到的引力波,都表明前方有危险在等待他们。

    井九停下脚步,不知道从哪里取出一副眼镜,仔细戴好。

    冉寒冬看着这幕画面,有些奇怪,心想难道这时候你还想着遮掩自己的容颜?

    井九抬头望向天空某处,说道:“如果再打一艘战舰,会不会更有效果一些?”

    天空里阴云密布,不知道他为什么确定那里会有一艘战舰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冉寒冬明白他的意思,脸色变得更加苍白,低声说道:“政府方面正在施加压力,请……您再忍耐一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她是真的明白井九的意思。

    井九也是真的可以看到云层后面的那艘战舰,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那艘战舰上面的引擎分层标记。

    与剑目无关,只是因为他鼻梁上的那副银边眼镜。

    赤松真人被他杀死后,这副眼镜便落在了他的手里,经过一番研究,他确认这眼镜与他的戒指一样都是数据终端。

    这个数据终端可以通过某个隐秘通道进入军事网络,而不用担心被那个存在遇到。

    现在很多数据通过网络进入眼镜,经过计算与较准,再以实时模拟的方式呈现出来。那些战舰、那些激光主炮平台,那些引力场发生装置,那些电磁枪的位置信号,那些机甲还有更多的军事设施,都出现在他的眼里。

    很快他接受到了更多的数据信息流,表面有很多强力部门的机甲已经封锁了街道外围,紧接着远太空里有几艘战舰正在回归主星。想来那就是所谓政府的压力,或者说诚意。

    井九没有再做什么,抬步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冉寒冬赶紧加快脚步跟了上去,为了避免他再次生出那些匪夷所思的念头,开始介绍沈云埋。

    在她想来井九应该对那人有些兴趣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当她开始说起沈云埋在舰队、科学院的辉煌过往时,井九听的很认真。

    冉寒冬说道:“最开始的时候,有很多人猜测他是李将军的私生子,不过这个传闻很快便被证明是假的,因为很多人都看到过,他对李将军并不礼貌、也没有别的什么情绪,而且有个坚持这种猜测的政府高官,在某个酒会上被他当众杀了。”

    法律这种东西,向来只会在平稳的文明阶段才会展现出自身的力量,现在星河人类联盟的文明水平不低,但在暗物之海的威胁之下,绝对谈不上平稳。最近这些年的平静,更像是某种大动荡之前的准备期。

    “沈云埋一直在改造自己的身体,这在军方强者里很常见,奇怪的是他又对这些尖端科技很是反感,或者说嗤之以鼻。”

    冉寒冬继续说道:“上层社会的人们都知道,他喜欢弹古琴,喜欢……你写的那种小说,喜欢传说里的仙侠世界。”

    井九说道:“其来有自。”

    冉寒冬没有听懂这句话。

    井九有些欣赏那个叫沈云埋的家伙。

    在先前的这场战斗里,沈云埋展现出了极为出色的修道天赋以及战斗能力,剑道方面的造诣非常高。不要说卓如岁与元曲这些年轻一代的弟子,就算与广元真人这样的人物相比,他的青山剑法也毫不逊色,甚至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那些看似杂乱的出手其实隐藏着明确的意图,谋略布局不逊童颜。剑心通明,杀意如石,不弱于腊月。更关键的是,这个朝天大陆飞升者与星河联盟人类的后代拥有两个世界的优点,把修道与现代科技结合的非常完美。

    用低温射线施展雪流剑法,用激光炮施展八方雷动,可不是字面上的意思如此简单。

    非对两个文明都研究到极深,根本无法做到。

    而按照冉寒冬所说,他只有二十六岁……

    不愧是青山的人。

    井九心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冉寒冬继续说道:“这个人行事极其随心所欲,看着有些疯狂变态,其实只是觉得什么事情都很无聊。“

    刚才在军部大楼里,沈云埋捏着她的脸说要强奸她,那一刻她真的感觉到了恐惧。但她清楚对方这样说以及这样做的原因绝对不是因为欲望——不管是男女方面的、暴力方面的,还是权力方面的。

    沈云埋只是觉得活着很没意思。

    “没人能想明白,像他这样的人为何会觉得生命很虚无。”冉寒冬说道。

    无论从哪个角度看,沈云埋都是这个宇宙里最完美的人类,拥有着最美好的前景,还有伟大的事业在前,这样的人为何会陷入虚无主义的泥沼?

    “没有目标。”这是井九给出的答案。

    冉寒冬说道:“他确实在很小的时候,便走到了巅峰,可是……不是还有暗物之海吗?”

    井九说道:“因为暗物之海也在这个宇宙里。”

    冉寒冬睁大眼睛,心想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井九有些遗憾,说道:“他不够自信。”

    冉寒冬更听不懂了,心想难道任何男人只要戴上眼镜,都会变成哲学家? 记住本站网址,Www.biquxu.Com,方便下次阅读,或且百度输入“ biquxu.com ”,就能进入本站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